温馨提示:如在阅读过程中遇到亚虎娱乐888、订阅或其他问题,请联系网站客服帮助您解决。客服QQ。

因为我喜欢你

作者:鹿狸拉|发布时间:2019-08-17 13:59|字数:1623

  到了家门口,程花夏恰巧遇见要出去买菜的母亲,程母看见花夏跟着程歌回来,语气不满地问:“花夏,你怎么和程歌一起回来了,也不给我打个电话?”

  “妈,我去接程歌了,顺便回来看看你。”

  程母想问何易生怎么没有一起来,可看见程歌在,便忍住了。“你爸出差去了,我去买菜,中午一起吃饭。”

  “行,妈,你去吧。”

  说话间,程歌已经进了屋。待程母走远后,程花夏走进程歌房间,看着他打开行李箱,把一件件东西腾出来。离开机场后,程歌一句话便没再说过,按照往常,他们应该开开心心在说笑才对。

  “哥,你是不是生我的气了,干嘛不跟我说话。你是不是担心我遇人不淑,你放心,何易生人挺好的,他家里人也对我挺好。你知道吗,何易生他是何正的孙子,就是那个海正集团的何正……”

  原来是这样,难怪程花夏父母竟然会允许花夏这么早结婚,无论哪个母亲都会在他同何易生之间选何易生吧。程歌将最后一件物品拿出来,重重地扣上行李箱,有气无力地说:“花夏,你不要再说何易生了,好吗?真的,算我求你了,我真的累了,你不要再说了。”

  程花夏委屈地“哦”了一声,果然如她所料,程歌一知道她结婚,便不会再像从前那样对她了,他们有了隔阂,再也不能亲密无间。自己做了这么多,到底有什么意义呢?难道是让程歌离她越来越远?想到这里,她觉得心里的委屈盛大得快憋不住了。

  程歌抬头看她,发觉程花夏低着头在小声啜泣。程歌走过去抱住她安慰,虽然他知道现在俩人的身份已经不合适这么做了,但程歌依然不想放开她。

  “怎么了?哭什么?”他都没哭,怎么花夏倒哭起来了。

  “我难过,我们是不是回不到从前了。”

  “当然不会,”程歌轻轻抹掉她的泪水,“我只是觉得太突然了,你让我缓缓。”

  程母买完菜回来,看见程歌家门开着,花夏还在程歌的怀里。程母咳了两声,程歌立马放开了花夏,对她说:“你先回家吧。”

  程花夏一到家,程母就撂下手里的菜,提着程花夏的耳朵,骂骂咧咧地说:“你刚才在干什么?你知不知道自己结婚了,要是让易生看见了,你让我脸往哪儿搁?”

  “妈!好疼。”

  程花夏感到一阵绝望,爸妈对她的婚姻深信不疑,以后可怎么收场。骂了一阵后,程母给何易生打了个电话,叫他过来吃顿午饭。何易生爽快地答应了,不一会儿就提着礼品摁响了程花夏家的门铃。

  “哎哟,易生,你是不是生病了?脸色怎么这么白?”程母心疼地说。

  程歌在屋内听见程母对何易生如此热情,自嘲地笑了一下,这场爱情他才刚开始争取,就被情敌全线攻破了,一切都无法挽回了。

  程母立马熬了碗姜汤给何易生,程花夏惆怅地坐在客厅里,望着电视机发呆。何易生轻轻地走过去,碰了一下她肩膀:“你哥信了吗?”

  “嗯。”

  “事情不就解决了。”

  “嗯。”

  “那你怎么还垂头丧气的样子。”

  程花夏沉默不言,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空荡荡的,在机场的时候,程歌得知她结婚似乎很难过,这其中一定有什么不对劲。程花夏恍然想起李子澄说起的那封情书的事情,她要去问问是怎么回事。何易生拉住要走的她,问她去哪儿。程花夏说有点事情,径直朝程歌家走去。端着姜汤出来的程母看着匆匆离去的花夏,问她到哪儿去。程花夏没理,程母看着何易生说:“估计又跑对门家去了,俩孩子从小玩到大,习惯了。”

  “既然是花夏的好朋友,那我也过去打个招呼吧。”

  程花夏风风火火跑过去的时候,程歌正一个人在家吃饭,程伯父在这个家的位置永远是缺失的,花夏总想替代这份缺失,去给程歌陪伴,哪怕是一生都愿意,这份心情在爱情产生之前便有了。

  “哥,我有事情问你。”

  “什么事?”

  “上次我碰见李子澄,他说他写了一封情书给我,让你转交,真的有这回事吗?”

  程歌怔了一下,艰涩地说:“有。”

  “为什么你不告诉我?”

  程歌没想到事隔经年,这件事还会被提起,或许这就是生活给他的教训,当初他从中作梗断了子澄和花夏的缘分,自此之后,他和花夏的缘分也像暗中被命运之手掐断了。

  这是他的报应。

  现在一切都尘埃落定,他该把一切都全盘托出了。

  程歌抬起头,淡淡笑着,一字一句地说:“因为我喜欢你。”

  何易生站在程歌家虚掩的门外,听见这句话,收回了正要敲门的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微信公众号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