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如在阅读过程中遇到亚虎娱乐888、订阅或其他问题,请联系网站客服帮助您解决。客服QQ。

第五十四章 巧妙的病痛。

作者:源野清晨|发布时间:2019-07-30 09:51|字数:2526

  位列前排的是失踪孩子名单,时间地点。中间全是驱逐者的激烈言辞,每行字迹都千差万别,大小不一。落笔人最后是张牙舞爪的愤概签名,它们仿佛在找准时间跳出来咬嗜她的皮肤。

  “没想到…”伊丽莎白的手微微颤抖。嘴里轻声念道。“上面也有卡密拉的名字。”

  “很重要的人吗?”

  “我的好朋友,她在桥对面接一些裁缝活度日,我一直把她当亲妹妹看待,还给过她不少钱。”她失落的说。

  “上面还有谁?”

  “诺曼的情人温妮,我帮她照看过小孩,但是我并没有企图伤害她的孩子啊…怎么连她?也想把我赶走…”

  “其实早在半年前我就注意到你的行为了,只不过这次…”亚力山大认真道:“你得承担后果。”

  “还有其他办法吗?”

  “你的行李,海瑟已经打理好了,今晚你可以在警局留宿一晚,明天得一早离开。”

  “可我该去哪里…?我现在一分钱也没有,还已经上了岁数,我可不是年轻气盛的小女孩想去哪就去哪,腿脚也得了毛病。”

  “我看你为了赚钱倒是跑得挺快。”亚历山大笑道。“今年芳龄?”

  “快七十了。”

  “这样子吧,既然你没地方可去,我是说可以的话…我有个好地方,让你安享晚年。”

  “监狱吗?”

  “你是这么想的?”

  “我想过舒坦一点,至少有个佣人照料我,以前我把我妹妹当成佣人使唤,现在我一个人多少会不适应,你会帮我的,是吗,警官?”

  亚历山大不由吃她这一套可怜样,她和之前的任性卖相相比起来现在较为温柔,让人尤为想施于帮助和保护。况且那皱纹横生的眼睛还追加了新一轮的妥协和无助。当然,在年龄上他会相应关照,他们是同一时代出生的人啊。

  这份警长工作慢慢也让他心有余而力不足,是否该考虑放下身心俱疲的抓捕工作,过安详普通的日子…?他突然想到自己有一处清幽的居所。

  “我刚才说到,我有个好地方可以借给你住下。”

  “在哪里?”

  “在海岸边的森林中,离韦布庄园有几公里。”

  “我有些疲惫了。”

  接着亚历山大把她安顿在警署里的寝居室,自己则在靠在码满文件的桌上休息。

  第二天一早,亚历山大就把她送到森林了。至于后面她们为什么生活在一起,那之中又将徒增一长段故事了。

  兰伯特回到家后,差点被自己姑妈卖给富商这事已经人尽皆知了,他从村民口中无意间听到自己的真实身世,自己是个弃婴,是被伊丽莎白从伦敦带回来的城中孩子,这另他备受打击,海瑟姑妈为什么从来没告诉过他,从前他也好奇的问过,可是海瑟姑妈说自己父母全死于霍乱,后来在领养罗夫的时候,伊丽莎白姑妈也证实了这一点,现在…他突然缺失了归属感,这也是后面兰伯特不想提及身世的原因,他只想简单快乐的生活在这小镇…

  好了,到此为止。现在,来回避一下伊丽莎白的过往吧,故事实在是又长又蠢,意识流是如此随意的落地生根,习惯了舒适日子,后生可畏无尽艰险。

  经过一晚,玛歌和吉姆,格蕾丝,之中不包括艾米丽,她们收拾就绪已经在小教堂门口闲聊多时,等待弗拉米头天晚上说要兑现的诺言,等待所有侍者梳洗整齐,他们顺道护送玛歌。

  听说比利男爵已经回到他的私人住所,现在过去,一定能见到他。不得不说之中最为荒唐的是,艾米莉竟然成了弗拉米的妻子。

  瞧着伙伴们离去的身影,艾米莉在路边挥手告别,温情而另人饮食不安。

  或许过不了几天她们会来接她,或许…

  好了好了,即使不来也无妨,她得到这么一个新机遇,不用做女佣,就体验下被人服侍的处境吧,这里正好可以让她潜心写作,涌来的灵感就在此地,流淌不尽。被一群深棕肌肤成天围着,她从不敢跟他们对视,可那些侍者要为她梳妆,下午她将和突然患了懈怠病的怪王子举行简易婚礼,地点就在玛利亚的画像之下。

  中午,恹恹病态的弗拉米,独自潜聂在塔楼上,他痛苦的呻吟着,健康的棕色脸庞,也慢慢被旺盛的病菌蚀解成白色,从上至下,汗水紧贴在他的里衣上,口舌咸味适中。

  昨夜他不能寐,晨间他后背骨头的轮廓越发凸显的撑在墙根,下肢力量乏累如即便撒了生发剂也无力回天的光头让人牙齿发痒,外面生机的光辉仅一墙之隔,可自己始终无法直立,在他脖子里的青筋脉络近乎抽搐着扭作一团时,艾米丽巧妙的发现了他,她把他拖至玛利亚的画像之下,祈祷上帝消除他的病痛,然后十分张惶的看着他,脸色是难以置信的哀怜。侍者们当然不会在此刻出现在这儿,他们正进行着自在放纵的绕岛游行信仰,高调,欢快,却也有几分不知天高地厚。

  弗拉米不知道自己为何突然得这怪病,前两天还能吃能喝,能做离奇举动,现在却只能躺在地上,担心着侍者们回来瞧见他这副惨样,特别拉尔巴.班布罗尔,那个令人讨厌的傲慢家伙,趁弗拉米得病,就好好观光下小岛吧,弗拉米已经给他最好的待遇了,往后潜心贯注听从新主人的话,呵,那便是拉尔巴最为荣幸的事了。

  “噢,我的丈夫。你在想些什么?”艾米丽俯下身子,关怀的问道。

  “你叫我什么…?”他抬起头疑惑的问道。

  “是我呀,亲爱的,白纸黑字是我签的名儿!天哪,我的丈夫,你的头不会也出问题了吧?”艾米丽把他的头揽入怀里,然后自己的耳朵就这样理所当然的贴在弗拉米前额上。

  “你走吧…”他用微弱声音说。

  “你让我上哪去?”

  “从哪来回哪去,我不需要任何人关心我。”

  “我当然可以马上离开,但不是现在。”他的脖子又抽搐了两下,她把他轻轻顺在地面,好让他安心平躺,接着说道:“我得救你。”

  “拜托你,别去找医生。”

  “可你会死啊!”她激动的哭道。“你知道我最怕什么吗?”

  “怕死?”

  “我父母一生勤勤恳恳,不希望我无端背上任何罪名。”

  “帮我把药丸拿出来。”他指了指左手背,“袖管里。”

  “是在这儿吗?”她捏捏鼓鼓的袖管,发现奇异所在。如硬邦邦的石子被缝纫在一圈袖筒里,接口处是两截细长的系带节,她把它拆开,挤出两粒。这药丸艾米丽似乎在哪见过,据她所知,并不是什么急性药。

  “这是我出生以来在所难免的。”他吞进肚子,像是这两粒药丸能解开他这乏力扭曲的疼痛。“在我死之前我想找个人宣泄一切。”

  “亲爱的,当然没问题,可是你不会死。现在我需要你躺两分钟,我马上把医生找来。只需要两分钟,你就不用死了…把你的命暂时托付给我,请相信我…”

  “岛上没有医生…”

  “会有的!”

  安放好郁郁虚弱的弗拉米,艾米丽慌张的跑到门外,她左看右看,不知道医生在哪个方向,她实在太看好自己了,这可不是韦布莱姆庄园,不管朝哪个方向都有医生。

  瞧瞧吧,阳光照见的周围一片寂静,只有阴暗的墙边,多了个孤零零的人儿瑟瑟发抖。

  阳光近在咫尺,但是我不得不与它保持距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微信公众号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