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如在阅读过程中遇到亚虎娱乐888、订阅或其他问题,请联系网站客服帮助您解决。客服QQ。

秘密·三

作者:长歌未闻|发布时间:2019-10-09 14:37|字数:2078

  女人的脚步声越是靠近,那清脆的脚步声便越是加大。

  一声接着一声,仿佛高跟鞋落下的位置是我的脑袋一样。

  我不由得摒住呼吸,恨不得直接将整个人埋入地板地下才好。

  可是“女人”并没有给我这个机会,她那冰冷的手直接掐住我的手臂,生生将我从地上拽了起来。

  疼痛从那一点蔓延开,瞬间席卷全身而来,疼的我不由得眯起眼睛来。

  这个女人的手劲比我想象中的要大的许多,尖锐的指甲也随着她的动作一齐刺入我的皮肤里,疼的我不由得微微皱起眉头来,下意识想要挣脱。

  没有想到我越是想要挣脱,女人的指甲似乎随着我的动作刺入的更深,仿佛要扎根在我的皮肉之中一样。

  这般的行为着实是将我吓住,让我误以为这个女人是不是打算跟蝴蝶园里的怪物一样,在我的体内植入些什么,让我变成她的某种附属品。

  好不容易才逃过了被孵化成蝴蝶的命运,我可是不想被这个女人植入奇奇怪怪的东西进去。

  我微微蹙眉,思忖了一下是否需要抽出符咒来将这个女人的手指甲赶出我的肌肤时,她竟然是自己抽出了指甲,分外抱歉地望了我一眼,只不言语对我比划了个手势,示意我 跟她走能够走出去。

  其实若是换做其他的情况,我怕是不敢跟随她的。

  毕竟防人之心不可无,届时如果彻底离开了这里。她想要对我做些什么可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了。

  可是眼下我大有要一直被困在这鬼打墙里的趋势,这个女人却是我目前唯一的可以抓住的救命稻草。

  女人大概是看出了我的犹豫,只抓过我的手来,在掌心写下一个青字。

  也罢,如果我这次出了什么事,我可是做鬼都不放过这小子的。

  女人引着我一路转弯到了一拐角处,原本那应该重复不断的路线,竟然是在她伸手一挥下,陡然间变换,一条羊肠小路骤然出现在那出口处。

  小路两侧都掌满了灯笼,赤红色的光芒照耀在这两侧的小路上,显得这一条小路格外的诡谲神秘。

  仿佛在道路尽头等着我的,应当也是间掌着灯笼的有鬼住所一般。

  先前时常听顾青说过,在冥界有着一条河叫做忘川。在忘川彼岸有着一间挂满红灯笼的屋子,而屋子里头所住着的就是被称为摆渡人的孟婆。

  传闻中孟婆摆渡亡魂过忘川,而有些不愿过忘川的亡魂便是会寻着指引来到忘川彼岸。

  孟婆用达成心愿的诱惑来促使亡魂自愿坠入忘川,成为这守卫忘川的怨灵之一。

  至于孟婆是否为亡魂完成了他们的心愿,这也是无从得知的了。

  “那本质意义上孟婆跟当铺做的一样的事诶,不过你们当铺是签订契约做事,孟婆似乎无论只管引诱亡魂入忘川一样。”我认真答道。

  “是啊。”顾青顿了顿,那沉沉目光望向远方,“所以如果有一天月白你能够见到孟婆的话,可是千万不要相信她的话。任何一句都是不要去听的。”

  。。。。。。

  我当时只觉着自己不会有可能碰见孟婆这等人物,倒是没有将后来顾青的话给听在心上,只记得那一句不要相信孟婆的话。

  可是当我随着女人越发地靠近那间屋子时,里面就是孟婆的想法更加强烈。

  不会错的。

  我倒吸了口气来,尽量调节好自己的心情,迫使自己正视面前的屋子。

  引路来的女人不知何时已经悄然退下,只余下我一人站在这屋子前不知进还是不进。

  说是不怕自然是假话,而我此时也更是找不到第二个办法逃离这里。

  我甚至开始怀疑,来当铺里做生意的客人,还有鬼打墙的事情,是不是都是孟婆设下引我过来的一个局。

  我非亡魂,孟婆引我入瓮,难道是跟我的死劫有关?

  我无奈一声叹息,用力推开面前的雕花木门。

  和我所幻想的充满着骷髅头等等恐怖物品的房间不同,这间屋子比我想象中的要来的温馨,布置和装潢看起来跟人居住的并没什么两样。

  甚至比起当铺来看,这间屋子的感觉更像是一个普通人居住的单身公寓。

  欧式的装潢搭配上一些十分少女的摆件,不由得让人猜想这里的主人是否是个不过才堪堪成年的女性。

  我推开珠帘往里走去,沁人心脾的幽香幽幽飘来,钻入我五脏六腑内,似乎在无形的劝慰着我的身心一般。

  红纱中隐隐露出一女人的身姿,曼妙身材若隐若现,虽是无法看清五官,可是也不难辨认出这是个如何诱人的美人胚子。

  可越是貌美的人,却越是带着危险和尖刺靠近。

  我深有体会。

  女人似乎是注意到我的脚步声,缓缓放下了手中的茶盏。

  只见她微微一抬手,这四周的帘幔瞬间卷起,只一瞬间,方才还小资气息十足的房间,霎时变成了古色古香的未出阁少女闺房模样。

  只不过这四处可见的赤红色灯笼将这房间映衬的像是十八层地狱一样,着实是让我没有半分想要细细打探的心思。

  少女躺在一张梨花木制成的雕花躺椅上,一袭红裙披在她身上,只露出那雪白的脖颈和一截小腿。

  少女的小腿上有着曼莎珠华的图案,在红光的照射下栩栩如生,仿佛随时都会从少女的小腿内生出蔓延一样。

  就好像这簇曼莎珠华本身便是有着生命一样,而眼下它不过是寄生在少女的腿上,如同一只寄生虫一般。

  少女察觉到我的视线,不由得交叠双腿将那簇花纹给隐藏起来。

  她回头来望,那一张姣好的面容看的我竟然一时间失语,找不出任何辞藻来形容面前这张清纯与妖娆融合地恰到好处的脸蛋。

  她甜甜一笑,眸中的欲望丝毫不加以遮掩,只伸出手指来朝我勾了一勾。

  我本意是不想靠近她的,可是没想到双脚竟然是中了邪似的,自己往前靠近。

  越是靠近,我越是能够嗅到少女身上那淡淡的香气,像是糖果的味道。

  “预言家呀。”少女笑的眯起眼来,似乎十分喜悦的模样,“我是孟婆扶摇,你呢,是叫江月白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微信公众号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