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如在阅读过程中遇到亚虎娱乐888、订阅或其他问题,请联系网站客服帮助您解决。客服QQ。

第九十六章、大计

作者:博凌|发布时间:2019-10-08 22:28|字数:2515

  她醒了过来,发现自己睡在风许床边的踏板上。怪只怪坐牢坐久了,只要一累,随时随地她都能入睡。

  风许闭目昏睡在床上,脸上带着红晕,嘴唇干裂。

  她捶了下床。风许睁开惺忪的睡眼。

  “行啊,撩妹很有一套嘛。”

  “什么?”

  “撩妹,就是勾引女人。”

  “……在你们家乡,与人说话原是勾引?”

  “在你们古代也是勾引。你们不是男女授受不亲吗?”

  “……是你在我床边不走的。”他无奈地说,“我想去下茅房。”

  她面红耳赤地跳起来去喊人。

  徐副将过来看望,奇怪风许的伤势没见好。小晚说起效需要时间。

  徐副将人一走,她立刻吊儿郎当地坐在床前。

  他烧得昏昏沉沉,再醒时,她正坐在他床前的踏板上发呆。

  “水……”他干裂的嘴唇翕动着。她充耳不闻。

  “给了我水,我还是要死的。”

  她伸出手指对着他伤口渗血的地方戳过来。他面部扭曲,闷哼一声。

  “满意的话……你可以再捅几下。”他额头沁出虚汗。

  “我没那么变态!少装可怜……当初你是怎么对待小顺?”

  他闭目喘息了一会,积蓄够力量方才开口。

  “你若是等我死,怕还要等几日。若你等的是我痛哭流涕,悔不当初,你怕是等不到。追杀异人是皇上诏令。二弟坚决要娶你为妻,皇上追究下来,他难辞其咎。我身为大哥,自然要保他不受你的迷惑。”

  小晚听到“娶你为妻”几个字,如同雷击。她眼含热泪,花了好一会才平复自己的情绪。

  “别把所有责任都推到狗皇帝身上!狗皇帝自己遇到医疗事故迁怒异人,下令追杀异人是他的错,迟早会遭报应的。狗皇帝让你把装血的碗打翻了吗?他日理万机,哪儿有空管此等小事?”她抹掉眼泪。

  “什么保护小顺,全是鬼话。你怕的是他跟我在一起连累你,耽误你的前程。当初你力排众议,让端敏去修长城,我还当你好心。蔑尔乞人攻城的时候,你早有准备,利用地道诱敌深入……从一开始,你就没有相信过端敏,更没有相信过任何一个异人,包括我在内。在你眼里,我们身份卑贱,心怀叵测,只配给你们当奴隶。你见到我跟小顺在一起,就觉得我是在利用他。哪怕到了生死关头,你也不相信我。偏见蒙蔽了你的双眼,连小顺最后的希望你都不愿意试一试。事到如今,你还要把责任推给狗皇帝?”她一字一句地说道。

  “我以为,至少快死时,你会堂堂正正。”她正色道。

  “……没错……我怕小顺被你引诱,连累我。我也没有相信过异人。难道非要我把浮图关让给端敏出卖,我才算合格的守将?”

  “烧死那些可怜的女人跟保护浮图关有什么关系?”她问。

  他闭上眼睛,喘息不语。

  “你根本无计可施,才拉她们当替罪羊!就跟你当初杀掉商队和妮娜一样!他们难道也是异人?瘟疫是你们屠戮无辜的报应,可惜老天爷不开眼,它应该报应在你身上,就像今天这样!”她吼道。

  “朝廷……命我们镇守在此,就算我倾尽全力,算无遗策,我也要保关门不失。再来一次,我还是会殚精竭虑,以保万全。”他的声音微微颤抖。

  “好……烧死异人为了保关门,不相信异人为了保关门,打翻小顺的药碗呢?跟关门有什么关系?”她问,“难道打翻了药碗,关门才能永固?你敢说,再来一次你还会这么做?”

  她胸脯剧烈地起伏着,直直地望着他。

  他的眼睫毛痛苦地颤动着,半晌,他睁开眼。

  “……不……我不会。”他的回答有些有气无力。

  心被扯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血肉狰狞地裂着,血液一滴滴淌了出来。他明白,它将永不会愈合。

  为什么当初不能试一试?小顺已经病人膏肓,万一有效果呢?他不止一次想。可惜,不知为什么,在那一刻,恐惧战胜了一切。即便这种恐惧是皇上传递给所有人的,恶果却需要他来品尝。留给他的,只有无尽的悔恨和愧疚。

  他高大的身躯隐在虫子一般邹巴巴的被子下,气场全无。

  原来,他也有这种时候。小晚突然想。

  她掏掏袖子,摸出一片饱受“蹂躏”的白色药片。

  “我把它压在舌头底下,趁你不注意的时候吐出来的。徐副将知道用法。”她解释道,“前两天小顺给我托梦,让我救你……我一定会救你。即便我不想这么做。”

  她摇摇晃晃向门走去。

  他的头偏向墙壁,肩膀抖动着,很久才停下来。

  小晚回到监牢躺下,仿佛耗尽了全身力气。

  没过几天,风荷来看她,告诉她风将军已然痊愈,她并不觉得意外。抗生素对于古人,总是非常敏感和有效。风荷劝她出去,她兴趣不大。

  徐副将也常来看她,今天告诉她该祭祀小顺了,明天来问她她房里的东西该如何处理。她交代把所有的蓝田玉都垒到小顺坟里去,只留最小的一颗。至于小顺送的树根则立在坟头,供人凭吊。她问过徐副将,树根有没有什么说法,徐副将告诉她,只是树根而已。

  给我送点布头吧,我想缝个荷包。握着最小的一颗蓝田玉石头,她说。

  徐副将犹豫了下说,将军说不能送食物之外的东西进来,想要布头的话,姑娘不妨出来。

  她想了想,从本来没有上锁的牢里走了出来。

  九九岁寒图上的柳树,已经满树绿芽。

  无论多么慢,春天总要到来。浮图关也一样,虽然寒风依然刺骨,白天一天天变长,黑夜一点点缩短。

  从监牢里出来,小晚的生活跟以往没有太大改变,伙房她很久不去了,也没人来催过她。她成了浮图关的一个没人管的异类。

  这样也不错。她觉得。只是夜深人静时,她常想起小顺给她托的梦。风将军已经救了,怎么才能多做善事,替小顺积功德呢?她有点苦恼。一时找不到法子,她觉得帮助风荷未出生的孩子总是没错的。于是,针线活很差的她开始帮针线活同样很差的风荷,大家一起给未出生的孩子做衣服什么的。

  ***********

  跪在地上的众将抬起头,彼此交换着惊讶的眼神,又将目光投向跪在最前的风许。

  “风将军,接旨吧。”京城来宣旨的太监高举着圣旨。

  他端端正正的跪着,一动不动。

  圣旨名为悼念,实际上夹枪带棒地数落了风顺一顿,说他行为不检,最后象征性地给了点抚恤银两,连谥号都没给,等于褫夺了风顺的军功。

  徐副将跪着行了两步,小声提醒风许。风许缓缓举起双手,接过圣旨,磕头谢恩。

  议事堂内,大家默不作声。

  风许背对着众人,死死握着圣旨。他双手握得越来越紧,连血管都快迸出皮肤,圣旨被握得起了褶皱。

  “将军,该去招待天使了。”徐副将在旁边提醒。

  终于,他放松了双手,卷起圣旨,转过身来。

  “来人,将圣旨高悬在议事堂上,牢记圣上的恩宠。”他朗声说。

  招待完京城的太监,出门时,风许叫住了徐副将,让他喊一个人来。

  找我什么事?她站在门槛外问。

  进来吧。他立在黑暗中,背对着她。

  议事堂常人岂能擅闯。她警觉地说。

  我许你进来。有件东西需要你看看。他转过身来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微信公众号二维码